用户:  密码:        忘记密码? 忘记用户名?
力之所能勉 打印

作者:沈 洪

 

        一时忘记所熟悉的纪念日是常有的事,肯定是由于太熟悉了。有人提起今年8月正是《世界医疗器械》杂志第10个华诞,常用“十年一剑”来形容铸成大器,便用作贺辞,挺贴切。

         何时开始阅览此刊,又几时为刊物撰文都记得不够准确了,但如果哪一期未见到,便会觉得缺少过。

        起初,应杂志社之邀写过一篇专题报告,主要来反映与医疗器械与医学的相关进展。后来发觉《世界医疗器械》杂志有与其它刊物不同之处,图文并茂,形式新颖,有些生面别开。细细读读其他专家的文章,从介绍新医疗器械和技术中,都有可触及各学科领域发展前沿的感受。也许还未被作为评审职称或申报奖项的认定资制,大家谈得尽可轻轻松松,自然从形式到内容也大可不必中规中矩。

         后来,刊物动意要新开辟一栏,称专家沙龙。近些年,学术界沙龙颇为盛行,原意是不必拘泥形式,大家聚在一起随便表达各自的学术观点,不求论个是非,更无一言九鼎,强统一律,全当信息交流。当一些想法、念头无拘无束地示以他人时,兴许你会觉得是一种乐趣,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全当逛趟公园,开心就好。

        撰文先是推荐学术观念与发展动向,只是力求说得通俗些,略带点“煽情”,反正非正式地论述,想到那,说到那,几篇短文下来,竟也有人给点鼓励般的喝采。一次遇见一陌生者,其首先言明彼此不曾相识,却提及我在一文题上借用的一句唐诗 “忽如一夜春风来”,一下便熟悉了许多。作文有时象似作曲,先是有个强烈的感受,如一段主乐曲不时萦绕在你的胸间耳际,由此演绎出合弦与变奏,使之丰厚饱满。曾在构思一篇论说临床思维的短文时,猛然记起一篇因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结论是陶公患有斜视眼疾的调侃文章。眼疾已无法求证,思维的误区却古今皆有,片面或简单还原式的方法在某种程度会限制了医生对疾病的认识,便取意“采菊东篱下”。又一日登山,观红叶片片,居高临下,顿生感叹,寻思做医生的感觉,探求医学的精神,浮云,望眼,殊如此类。最后只能借花献佛,用“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来表述作为医生所恪守之志。

       个人的感受永远是代表一面之辞。沙龙也提供了一个评论世事万象的空间。有对中国入世的欣喜与惶恐,犹如梨花的白雪,仍让人忧喜参半。因一场医疗纠纷的法律诉讼,引发了我们对医疗行为审慎地思考。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曾有过的传统带着光环的化身在法制文明的今天已不复存在了,医生可能成为法庭上的常客。不能再站在昨天的地点怨天忧人,法律成为每个人应该掌握的工具,用法庭的术语说你可能是原告或被告,在理直气壮的声浪中,法律条款宣告你败述。我想用自己的亲身感受告诉同道,我们走入一个并不熟知空间。“非典”肆虐期间,谈论来自抗击第一线的感言,对瘟疫的恐慌,对从未知的求实,对科学精神的崇尚。

        如果让人完整地回顾生活过程是困难的,但是,将许多个能够记忆片断串连起来,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生命轨迹。如果把《世界医疗器械》杂志当作可边走边聊的旅伴,大家快快乐乐走过了几度春秋。春耕秋收,未问收成。如果还打算下面做些什么,想起短文还未拟题。古人云,力之所能勉。大学者胡适释其意:今尚未能达到,经一番努力,必然能达到。

         努力是春天我们播下的种子。

 

                                                                                                                             刊自《医疗与器械》杂志 200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