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忘记密码? 忘记用户名?
Home 看病3分钟--“快餐式”看病难题待解
排队3小时 看病3分钟--“快餐式”看病难题待解 打印

我们常常能听到“排队3小时,看病3分钟”这样的抱怨,因为整个问诊过程实际上很短。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医生真的可以做出准确诊断吗?医患之间的矛盾与问诊时间是否有直接关系?医患之间如何才能实现有效沟通?影响问诊时间长短的因素有哪些?

 

(2009年07月29日17:48    来源:搜狐健康)

实地调查:平均问诊时间只有5分钟

搜狐健康:《医师报》记者在一家医院做了调查,记录了20名眼科患者和10名心内科患者的就诊时间。眼科医生的问诊时间,包括用仪器检查患者的眼睛在内,平均每位患者耗时5分钟,患者主诉时间50秒,之后医生会打断患者问话;心内科医生的问诊时间平均每人7分钟,患者主诉时间平均3分钟。

看起来,要比《医生只肯听患者自述病情19秒》的时间要长一些,但整个过程实际上很短。因此,我们常常能听到“排队3小时,看病3分钟”这样的抱怨。

那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医生真的可以做出准确诊断吗?医患之间的矛盾与问诊时间是否有直接关系?医患之间如何才能实现有效沟通?影响问诊时间长短的因素有哪些?我们请几位专家一起讨论。

 

598_200908101128391ot44

从左到右依次为北大医学部医学伦理学教研室胡林英博士、解放军总医院急诊科沈洪主任、中国医师协会蔡忠军副会长、北京协和医院心内科方全主任、《医师报》常务副社长黄向东

 

搜狐健康:问一下沈洪主任,您是急诊科的医生,是不是有的时候必须在短时间内向患者或者家属了解病情?

598_2009081011282810O0R

沈洪:是这样的。因为在急诊和其它普通门诊有不一样的地方,病人往往因为突发疾病或者突发伤害来就诊,有时候病人突发的疾病会感受非常明显,非常突出,而且也会记忆深刻,另外还有一部分人如果生命非常垂危、意识丧失,自己没有办法去表达,可能这些主诉就要由其他人代替表达。实际在急诊我们需要的是“功夫”,马上抓住最主要的问题在哪儿,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判断病人是不是有生命危险,这个是急诊一个很重要的特点。

看病实际是一个很复杂的活动,包括病人来了以后首先跟病人进行沟通,比如说一句“你好,请坐,你有什么问题?”病人感觉我们是朋友了。第二,看病除了问诊和病人交谈之外,还要在医学诊疗过程中学会倾听。另外,除了问诊,还需要触诊等,比如病人说心口痛,医生还要用自己的手去触摸,明确到底什么位置有问题,甚至还要拿听诊器听一听。

不能单纯讲时间是最主要的因素,每个人情况都不一样,有的病一看就明确,还有一些非常疑难复杂的疾病,住了很长时间的院,开了很多次会诊还是搞不清楚。时间确确实实是大家感受到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是不能仅仅用时间去衡量一个医疗好还是不好。

医生在问的过程中还要看他有没有去认真思考,他的经验是怎么样的。实际我们诊断的过程是一个做模式识别的过程,医生脑子里会有很多标准,每句话都要和脑子里的标准进行对照,符合这个标准就倾向这个,有时候搞不清楚的可能需要进一步深入。急诊突出一点,要针对最能影响病人生命安全的问题,如果拉拉杂杂问很多问题,可能影响处理速度。

 

搜狐健康:急诊还是追求越快越好,一般情况下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沈洪:在国外有这样一个训练,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要同时问五个病人,当然这是个训练,仅仅是训练。假设一个是心跳呼吸停止的病人,我要求在10秒钟之内就要马上出判断采取行动,如果时间再长,增加一秒钟,病人都可能出现不可逆转的损失。

时间长短不是关键 解决问题才是目的

搜狐健康:问诊时间毕竟还是影响医生了解病情的一个因素,那么两位有没有因为这个时间太短而判断失误的时候?

沈洪:医生看病是一个分析、判断,最后做出结论的过程,如果你获取的信息量不够或者比较片面可能就会做出错误的判断。

病情有一个演变的过程,单纯用一种形式来约束或者要求医生是一个比较简单的方法。医生要在很复杂的环境当中判断,根据病人病情的演变来证实或者判断最后的结果正确与否。

医生每天有那么多病人等着去看,而且病情的演变都是很复杂的问题,最重要的还是看解没解决病人的问题。假设有一个名医高手,可能很短的时间把病人的问题解决了,也可能一个医生花了很多的时间,但是没有完全解决病人的问题,这个还是要看最终的效果。

应该回避无效问题 诱导关键问题

搜狐健康:判断病情时间的长短其实只是一个方面,但是从患者的角度来说,他们去找医生其实是带了很多很多问题去的,比如有的患者希望知道如何用药,希望医生解释一下化验结果,而不是简单地说“没事”、“没什么大问题”;有的患者希望了解疾病的整个发展过程和可能采取的治疗方案;还有的患者希望医生告诉他们“这病到底能不能治好”,恢复的程度如何等等。那么,医生在问诊的时候会对这些问题作解答吗?

沈洪:我认为是比较困难的。医生对患者存在告知义务,应该很好地跟病人交流,这种交流需要有一些技巧,怎么样快速跟病人沟通,回避他讲了很多,却对诊断病情没有帮助。怎么打断这部分“无效”的讲述?你要有技巧。

再一个,现在还有相当大的一些问题。大家都希望到很好的医疗机构去就医,但是我们的医疗资源是有限的,很好的医疗机构更应该侧重解决那些疑难的复杂的困难的病例,如果把这些资源都用去解决非常普通非常常见的甚至社区医生都可以解决的问题,会造成资源的浪费。而且一些小毛病,这些高手一眼就看明白了,两句话就说清楚了,但却容易让病人感觉“你没把我当回事”。实际让更有经验、更有学识、更能够发挥很好医疗诊断作用的这些专家去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们就会花更多的时间来把这些东西让病人也感到很满意。

 

搜狐健康:医生认为理想的问诊状态应该是什么样的?

沈洪:看病的过程是医患之间沟通和交流的过程,真正的治疗还是很漫长的。在这个过程中间建立大家的信任关系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病人看了病,可能你的诊断非常正确,处理的方法也非常得当,但是病人没有真正按照你的要求去做,这一点可能就会影响到治疗效果。效果不好,就回对你看病的评价产生影响。

搜狐健康:作为医生您觉得现在医生跟患者之间这个真正的沟通建立起来了吗?

沈洪:我认为只要两个人一接触就是在进行沟通,但有沟通得好和不好的质量之分。医生要学会倾听,学会感同身受,而不是对患者漠不关心。我们现在的医学教育非常缺乏人文的、沟通的包括心理方面的专门培养和训练。

搜狐健康:目前的沟通质量不高,相信不能都怪到医生头上,那么在医疗环境和政策方面存在哪些问题?

 

沈洪:改革开放以后,社会对于医疗行业本身的认识并没有提高很多,但人们对医疗效果的追求,包括一些不切实际的追求却在不断增加,这样都会造成医疗活动的复杂性。比如现在给一个病人诊断,通过最简单的医疗方式,患者会想为什么不给我做一个CT?难道你摸的这么准确,比CT还要精确吗?

当我没有办法给你解决问题的时候,你一定会找出你最能够安慰病人的语言和方式让病人觉得安慰,当你有很多方法的时候,人们更依赖这些技术,反而把语言的功能和人文关怀的功能放到一边。

国外在医院看普通门诊的比较少,主要是采取私人医生和家庭医生的办法,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医生。这个家庭医生很了解他所管辖的病人的基本情况,也比较容易沟通。一般的疾病能解决,真正需要大医院解决的疾病,再把病人介绍到专科医生那里。

预约看病合理分配时间

进行流程改造 分类管理

沈洪:医院还应该在自身环境上提升流程方面的改造。比如我挂了心内科的号,分一下哪些是比较普通的复诊或者比较简单的诊断,哪些是更加复杂一些治疗。复杂的让专家去解决,其它的可以让普通医生按照流程去做,医院在管理方面可以从这个角度去考虑。

有效利用患者等待时间

沈洪:另外,也可以有效利用这个等待的时间。如果三个小时在这儿傻等,不如让高血压的病人去参加三个小时的健康教育或者一些基本药物常识的了解等。

 

搜狐健康:怎么增进医生和患者之间彼此的信任和有效沟通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沈洪:第一,在社会上应该营造对医疗行业和医生护士的尊重信任。这个行业承担着比其它行业更大的风险,承受更大的工作强度,而且是非常复杂的,绝不像一般的商业性服务。医生还要承担中间的法律责任、道德责任、伦理责任,这么多的要求,但获得的回报却并不相适应。这些人做了这么多工作,是一个值得尊重值得敬佩的群体,这个价值观是要在社会上建立起来的。

第二,医疗行业要自律,我们的行业并不是以赚钱为主要目的,而是要解决别人的痛苦,从这里实现我们自身的价值,实现社会对我们的认同度,实现我们对医学进步的推动。医生上班的目的跟商业的人是不一样的。